欧冠直播平台-宝可梦在上海设立分公司 上海仍是内地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最多城市

  原标题:上海这座内地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最多的城市,把皮卡丘也吸引来了

  皮卡丘对于中国消费者来说早已经不陌生。它脸颊两边有着两个红色的电力袋,遇到危险或者需要发动进攻时,它就将尾巴立起,然后开始会放电,“皮卡皮卡。”

  在2003年的时候,《福布斯》将皮卡丘列为年度最挣钱的虚拟角色。日本公信榜曾在20008年发起过一次投票,皮卡丘成为第四受欢迎的日本电视游戏角色。这也为它背后的机构,日本宝可梦公司(株式会社ポケモン)也因此收获了巨大财富。

  在中国,消费者除了在动漫游戏之中看到它之外,也会偶尔见到一些零星的商业跨界合作。至于皮卡丘以及其他口袋精灵的周边或者动漫游戏,更多是在日本旅行时带回。

  现在,皮卡丘和它的伙伴们会更密集地出现在你的周围。

  今年7月20日,任天堂旗下的日本宝可梦公司(株式会社ポケモン)宣布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在上海注册成立宝可梦(上海)玩具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2亿日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宝可梦(上海)玩具有限公司为日本宝可梦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经营项目包括品牌管理,玩具、动漫及游艺用品,游艺及娱乐用品、日用百货、日用杂品等品类的销售,货物进出口,知识产权服务,会议及展览服务,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等等。

  而日本宝可梦公司则是任天堂的子公司。宝可梦公司1998年成立,注册资本金3亿6540万日元,其中任天堂控股32%,任天堂的关联游戏公司GameFreak和Creature也有控股。

  除了上海新成立的子公司,宝可梦在韩国和美国也设有分公司:韩国公司宝可梦以韩国为主的日本以外亚洲市场,美国公司为美国与欧洲分公司合并,负责其在美洲和欧洲市场的业务。

  进入中国事实上是宝可梦筹备已久的计划。

  在人们熟悉的皮卡丘之外,日本宝可梦公司的业务实际上相当广泛。其官网显示,除了电影、周边开发与授权,宝可梦公司的业务也涉及主机游戏、卡牌游戏、手机游戏开发、线下活动举办、多种零售业态(比如宝可梦自动贩卖机、直营店)等等。

  自上世纪90年代诞生以来,宝可梦的IP授权、周边贩卖的业务获利超过900亿美元,超过了迪士尼旗下的星球大战和漫威系列。

  作为任天堂这一游戏开发巨头旗下的IP,宝可梦最早以口袋妖怪的掌机游戏形式起家;不过在中国市场真正流行起来,还是从动画开始的。

  1996年,任天堂推出了搭载于旗下GameBoy机器的游戏《口袋妖怪》,并同时开始连载相关漫画——当时的主角还不是皮卡丘。随着游戏销量上涨,任天堂开始与日本著名漫画出版集团小学馆合作,共同开发衍生IP。1997年,以皮卡丘为主角的首部动画《精灵宝可梦(宠物小精灵/神奇宝贝)》。

  很多中国及其他国家的观众,最早并不是从GameBoy游戏开始接触宝可梦的,但因为动画而喜欢上宝可梦以后,这群观众便因而成为宝可梦衍生品和游戏的忠实客群。

  到目前为止,宝可梦系列游戏有超过70款以上,全球累积销量超过3亿套,仅次于任天堂旗下的马里奥系列。在宝可梦系列游戏里名声最响的是2016年与Niantic合作开发的手机AR游戏Pokemon Go——由于搭载了虚拟现实技术、有社交属性且老少咸宜,这款游戏成功破圈,直接让任天堂当时的市值在三天内激增90亿美元,也让宝可梦公司当年的最终收益相较于前一年指数级增长。

  即使到今年,Pokemon Go依然是宝可梦公司的重要收益来源。日本宝可梦公司2020年6月披露的今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公司最终收益比去年同期上涨了14.8%,主要得益于Pokemon Go和Pokemon Masters两款手机游戏。

  在中国市场,尽管手机游戏业务还没发展起来,过去也并未设立中国子公司,但以皮卡丘为代表的宝可梦系列一直以电影和商品授权的形式活跃着。服饰、餐饮连锁、食品饮料、文具、电子商品……不少品牌都推出过宝可梦相关商品,比如招商银行、水密码、阿迪达斯、九阳电器等等。

  最初宝可梦的授权,由阿里影业作为“中间商”——2017年阿里影业拿下宝可梦在中国的衍生品和授权业务,当时阿里影业授权业务资深总监董方曾表示,“他们(宝可梦公司)非常想进入中国市场,也对这个市场非常谨慎。”日方提供700多个宝可梦相关素材,并有一套严格的使用规范。

  在海外市场,电影衍生品和版权出售收益是IP的重要盈利来源,而IP开发的电影票房收入仅占整体盈利比重的30%左右;但在中国市场,优质的衍生品和商品授权依然有很大空间值得发掘,并且与电影票房不同,衍生品和授权收入是持久的。

  此外,任天堂的商业策略也变了。

  早期任天堂对于旗下的IP授权和开发非常谨慎,业务策略围绕家用主机和主机游戏展开,但从2015年开始,任天堂开始寻找更多IP开发的可能性,任天堂CEO谷川俊太郎在2018年表示要做“日本的迪士尼”。除了主机游戏,还会进一步开发更多手机游戏、电影、主题公园和衍生品。比如任天堂就与大阪环球影城合作建设“超级任天堂世界”园区,里面有包括马里奥、宝可梦、塞尔达在内的各种经典IP,计划在今年秋季公布正式开园日期。

  所以,更为深入地进入中国市场,对于宝可梦来说尤为重要。而上海对于外资投资的开放姿态,也让宝可梦进入中国的道路更加顺畅。

  长宁区投促办投资一科科长杨爱忠在接受《新民晚报》采访时表示,很多外企特别是日企,一般都是通过一些知名中介机构办理前期注册手续。投促办作为招商引资第一线,在今年疫情期间依然想方设法通过多种途径物色投资项目,其中包括在线上积极联络跨国知名中介,引进优质企业。宝可梦就是通过这一途径引进的。

  长宁区投促办在今年5月得知了宝可梦公司在中国的投资意向,但由于疫情双方无法面对面交流。通过两个月的“云招商”沟通,最后日方决定将新设的主体公司宝可梦(上海)玩具有限公司落户上海。

  在中国的子公司成立,意味着未来宝可梦在中国将会以更独立的姿态发展业务;从经营项目范围来看,宝可梦系列这一著名的“圈粉天团”未来在中国市场可能会有更多的衍生商业机遇。

  事实上,上海一直是跨国公司设立中国总部甚至亚太地区总部的首选。2020年上海拟新增跨国公司地区总部40家,外资研发中心15家。

  据《解放日报》的报道,2020年1至4月,上海实际利用外资64.62亿美元,同比增长4.1%;新增跨国公司地区总部15家、研发中心7家,累计分别达到735家和468家——上海继续成为内地吸引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和外资研发中心数量最多的城市。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蒋晓桐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